老漂 不要有和人斗的心,你要赢的是你自己!

《遥远的救世主》之王庙村逆推思维梳理

个人兴趣主要集中在了这个商界精英丁元英以及他所创造的扶贫“神话”。可以说丁元英是一个倒行逆施的鬼才,他的思维与正常人的思维模式颠倒,但是正是这个非寻常的思维造就了这个鬼才。如果想要更深刻、更科学地去研究他的这种思维,我们就有必要上升到思维心理学的理论高度,对这种思维进行定义和解释,这就是“逆推思维”。


逆推思维是和顺向思维相对应而言的。顺向思维又称“条件导向法”,强调从现有的条件出发,条件有多少,就做多少,也就是说,条件决定结果。逆推思维则是对事物进行对立、颠倒、反面、逆转等,多角度思考打破原有的思维方式,把事物的状态和特性,推到反面或极限,以寻找事物中的新视点,“反其道而行之”,这样就可使思维呈现多面化,有利于高效解决问题。逆推思维强调首先要确定好目标,然后从目标出发,反向推演,步步链接,倒推资源配置,倒推时间分配,链接战略战术,链接方法手段等。用通俗的话讲,逆推思维的核心是不去重点研究现有的条件能达到什么目标,而是重点研究要达到目标需要什么条件和采取何种途径。如果条件具备,就开始执行。如果条件不具备,并不是简单的马上放弃,而是研究能否采用新的路径方法来实现目标。

《遥远的救世主》中刻画的丁元英,对逆推思维做了最佳的演绎,尤其是他的“王庙村扶贫神话”。


我们先来看一下这位高智商的主人公简介:

丁元英:男

1959年出生,籍贯成都,北京户口;

1978年考入清华大学;

1979年留学柏林洪堡大学;

1985年获经济学硕士,同年就职于柏林H.N.S国际金融投资公司;

1989年就职于北京通达证券公司;

1990年2月在北京结婚,同年8月离婚;

1992年3月就职于柏林《世界经济周刊》,任经济发展战略研究员,1994年1月辞职;

1994年6月在北京创办个人私募基金,用外国人的钱不到一年在中国股市赚了两个亿,后来因民族情节,1995年5月私募基金解散。

基金公司解散后,丁元英委托助理肖亚文在古城找了一个地方隐居起来。隐居期间结识了芮小丹,两人开始了一段浪漫的爱情。已经赚到钱又不追求出人头地的丁元英对芮小丹的期望极高,为了把玉胞中的芮小丹打磨成璞玉,不惜以王庙村乃至整个音响市场做一个行为实验,进而论证王庙村的贫困是由于其文化属性所困,正如丁元英所说:“任何一种命运归根到底都是那种文化属性的产物,强势文化造就强者,弱势文化造就弱者,这是规律,也可以理解为天道,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尽管从文化属性判断王庙村可以脱贫但无法致富,但丁元英还是精心策划了整个“杀富济贫”事件,为的是要开悟芮小丹。

王庙村“杀富济贫”事件如下。


故事梗概:丁元英根据王庙村所具备的音响生产条件和廉价劳动力,设计了一个让音响界顶级品牌乐圣音响因官司败诉而被迫与王庙村合作的商业计划,进而让王庙村成为乐圣音响的长期合作伙伴,在已经较为成熟的音响产业链中分一杯羹。


用逆推思维策划王庙村“杀富济贫”事件的过程:

l  目标设定:王庙村成为音响产业链条中的一员,依靠自身优势在已经较为成熟的音响产业链中分一杯羹。

l  实现途径:通过官司逼对手合作,成为知名音响品牌乐圣的合作伙伴。

l  成功关键:在乐圣的反不正当竞争起诉中依靠前期周密的计划取得应诉的胜利。

l  法律把控:一是格律诗音响与王庙村不存在隶属关系和雇佣关系,纯属商业合作关系;二是格律诗音响的成品加工地在北京,半成品在王庙村;三是申请商标、专利,防止被模仿;四是资料、手续合规齐全,包括股东会会议记录、公司章程、安全生产条例、订购合同、工序价格表、保密协议等。


l  资源配置:

(1)产业基础:王庙村满足生产音响的硬性条件,几个发烧友也精通音响设备。

(2)核心竞争力:依托王庙村农户的房屋、场地和闲置劳动力形成的低成本加工优势。

(3)市场推广:一是由柏林最具权威的音响测评机构出具音响测评文件。二是在柏林、伦敦、巴黎及欧洲分别设置总代理。三是委托柏林《音响世界》杂志社对格律诗音响组织一次专家测评,借助媒体进行宣传;同时在国内音响界权威双月刊杂志《时代音响》发表。由于参评的音响大多是世界知名品牌,起到了借势作用。四是利用北京国际音响展会进行降价促销,引起乐圣音响的起诉。


l  时间安排:在召开预备股东会时,就明确要在1997年3月注册公司,申请商标、专利,农户也在3月份注册个体工商户;1997年4月必须完成发往欧洲10套顶尖级工艺的音响和配套的机柜、音响脚架的生产;1997年6月这些产品发往欧洲;同时,6月份有批量的产品进入北京市场;18个月后参加北京国际音响展,必须做500套产品。


l  方案执行:

(1)召开预备股东会议,由王庙村小学老师做会议记录,会后每个人审阅、签字,根据会议记录起草公司章程,制定工作计划。

(2)成立北京格律诗音响有限公司,由芮小丹的朋友欧阳雪出资100万持有51%股权做董事长,负责融资和重大决策;王庙村的叶晓明出资18.4万持股20%做总经理、刘冰出资13.51万持股13%做副总、冯世杰出资3.32万加设备入股持股16%做副总。

(3)生产加工发往欧洲的精品音响;

(4)申请商标、专利,在北京租门店,在柏林开展音响测评,在欧洲招募代理商,国内外杂志进行宣传,参加北京音响展,挑起与乐圣音响的官司。

(5)打官司:乐圣音响起诉格律诗,理由是格律诗伪造商品产地,产品生产阶段存在不正当竞争,扰乱音响市场秩序,对乐圣造成重大负面影响。而格律诗以与王庙村农户不存在隶属关系、格律诗音响成品产地在北京、可追溯的低生产成本获得胜诉。

(6)官司失败后,格律诗公司及王庙村生产专业户与乐圣官司达成一揽子合作:一是格律诗的品牌和音响设计专利为乐圣公司独家有偿使用,所生产的音响命名为乐圣-格律诗(起到了借牌作用);二是格律诗公司的音响机架全面进入乐圣公司的销售网络(起到借销售渠道的作用);三是乐圣把王庙村确立为“乐圣-格律诗”及乐圣旗舰的生产基地;四是乐圣公司撤掉高档音响生产线,将设备租赁给王庙村生产专业户使用,减少了王庙村组建高档设备生产线的重大投资。


王庙村“杀富济贫”事件的文字描述和影视演绎完全是两个层次、两种体验,视频中王志文对丁元英这个角色演绎可谓是淋漓尽致。他利用逆推思维,从目标的设定、实现路径的安排、关键事项的把控、必要条件和资源的配置,再到时间安排和方案执行,进行了周密的布局,尽管“杀富济贫”过程中出现了一些波澜,但丝毫不影响最终目标的实现。整个故事给人的感觉是:丁元英是个高智商的鬼才,具有对繁杂事物精准的计算和判断能力。


其实,丁元英的神奇并非是他有多么高的智商和想象力,而是他对市场竞争规律的认识的确达到了超然的境界。他在进行项目构思的阶段,对大量的相关行业信息、事件、领军企业、竞争格局等因素进行了充分的了解与分析。从而在项目起步时就确立了自己产品在市场中的绝对竞争优势,其中涉及到了许多领域的规律性研究,例如市场竞争中的成本控制、如何回避恶性竞争的法律陷阱、怎样借助全球化趋势为自己的产品合理造势、股份制企业的运作如何规范等,而且精通法律的丁元英早就料到了竞争对手会对格律诗产品廉价的质疑,从而在项目开始运作时就在股东会记录、各工序间的合同关系、公司与农户的关系界定等方面,进行了周密的设计和安排,而这些当初看来无关紧要的细节却成了扭转乾坤的杀手锏。正因为事先对这些相关的规律性问题成竹在胸,这个神话才造就得如此精彩。


从王庙村“杀富济贫”事件中,可以看出逆推思维倾向于整体布局,在广度上还需要发散性思维的延伸扩展,在深度上需要分解思维来进行细化、落地。


发散性思维是快速让“信息裂变”的重要手段,通过对已有信息进行多方向多角度思考,探索问题,寻求多样性解决方案,它的特点是思路广阔,寻求变异。逆推思维中实现目标所需要具备的条件就需要发散性思维去思考、去配置。发散性思维可以通过联想方式延伸,如相似联想、相关联想、对比联想、因果联想等。也可以通过扩散的方式拓展,如功能扩散、结构扩散、形态扩散、组合扩散、方法扩散和关系扩散等。从表现形式来看,思维导图是表达发散性思维的有效图形思维工具,它是一种将思维形象化的方法,有利于人脑的扩散思维的展开,被人称为“大脑瑞土军刀”。


分解思维是化繁为简、化难为易、化整为零的一种思维,把大目标分解为小目标,把大问题分解为小问题,把大难度分解为小难度,分解的过程也是理清思路的过程,一层一层纵向分解,目标就可以一步一步实现。逆推思维中对时间的安排、对方案的实施就需要分解思维,每一个分解任务的完成,预示着离目标近了一步。同样,分解思维也可以利用思维导图工具,将目标和任务分解成一个个有逻辑的单元,然后从最小的单元顺向突破。


现实商业中,也不乏逆推思维的例子,如蒙牛的逆推成功。蒙牛创始人牛根生最显著的思维特点是逆向思维。牛根生以逆向思维为思考的起点,在维度上扩展并延伸到发散思维和横向思维,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创新特质。运用逆向思维方式,蒙牛整合了大量的社会资源,把传统的“体内循环”变作“体外循环”,把传统的“企业办社会”变作“社会办企业”,取得了超常规发展。


牛根生创业中的逆向思维“先建市场——再建工厂”。在没有一头奶牛的情况下,牛根生用三分之一的启动资金即300多万元,在呼和浩特进行广告宣传,形成铺天盖地的广告效应,几乎在一夜之间,人们都知道了“蒙牛”。紧接着,牛根生与中国营养学会联合开发了新的产品,然后再与国内的乳品厂合作,以投入品牌、技术、配方,采用托管、承包、租赁、委托生产等形式,“借鸡下蛋”生产“蒙牛”产品。而且参与公司原料、产品运输的600多辆运货车奶罐车、冷藏车,以及为公司收购原奶的500多个奶站及配套设施近10万平方米的员工宿舍,合起来总价值达5亿多元,均由社会投资完成。蒙牛把这种“两头在内,中间在外”即研发与销售在内、生产加工在外的企业组织形式,称作“杠铃型”。通过这种逆向运作,在短短的时间内,牛根生盘活了近8亿元的企业外部资产,完成了一般企业几年才能完成的扩张。在横向思维中,蒙牛实施了甘拜下风的“内蒙古乳业第二品牌”策略。牛根生运用充分权衡了伊利的复杂感情,以及今后伊利可能采取的种种打压和围攻的可能性,因此打出“向伊利学习”的大旗作为掩护,暗度陈仓,蓄势待发。如今蒙牛的成长性在世界乳业中排名头牛,跑出了火箭的速度。


看完王庙村“杀富济贫”事件和蒙牛逆推成功的例子,最后,我们对逆推思维的具体做法进行概括,供学习借鉴:从目标出发,根据目标的要求,规划实现目标的路径,明确实现目标的条件,并在实践中努力去发现、借助和创造实现目标的条件,按照路径一步步推进,最终实现目标。

留言列表
发表留言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